一年后,秦蔓恩穿着新娘礼服,坐在阿嬷身旁,看着那个杵在门口,抱着孩子,面无表情的宛如门神般,对着跟往来宾客偶尔点头致意的古谕震。

    “吼!伊这个人怎么这样?对客人笑一下是会死喔?真没礼貌。”阿嬷边对着来参加婚宴的宾客笑敬着酒,又边跟她抱怨着。

    “伊有笑啊!”

    新娘子漾起了世界上最幸福的笑容,“你没看到伊低头看到孩子时,会偷偷的笑?”

    天!他爱孩子,从他看到孩子出生时,他一脸的震惊跟不可思议的神情中,她可以看到他眼中最真挚的父爱。

    他几乎在孩子出生后的第一个星期,就把全纽约的儿童用品部业绩给吃下了,害得她不得不请两个秘书来帮忙处理退货。

    天底下能找到比他还狂爱孩子,又更傻的父亲吗?

    而她何其有幸,能爱上这样的男人啊!

    “哈!那种做老爸的白痴笑容,根本不算好不好?不过,说真的,那家伙是骗子还是真的是有钱人啊?哇真的很担心你咧!”

    阿嬷其实还是很担心的,因为,天底下有几个有钱人会做水电工,还会看上她家女人的?这简直是比连中两次大乐透还要不可能!

    阿嬷的话让秦蔓恩笑到不行,“伊是真的有钱人啦!阿嬷……咦?你看。”

    新娘子的开心笑容突然完全消失,冷冷的看着那个出现在办桌棚前方的高大身影,还有他身边的那几个人。

    他们一群人看也不看新娘子所在的主桌一眼,迳自走向门口,去跟那个抱着婴儿的古谕震打招呼。

    “哇!真的咧,伊是有钱人喔?哇从没看过你老爸对人笑得这么谄媚耶!”阿嬷看到眼前这一幕,眼珠差点掉出来。

    “他是,而那个生下我的人却不配。”新娘子起身,决定不当个传统的新娘。

    她走到新郎身旁,直视着眼前这位她今天第二次见面的父亲。

    “请问你来做什么?郭直尉委员。”

    感受到她的怒气,古谕震改用单手抱着孩子,然后一手搂住她的腰,“他要求我引荐他去认识某位美国国会议员,听说是他上头要求的。”

    “那叫他上头自己来求你啊!”她看着父亲一脸苍白,敢怒又不敢言的模样,只感觉到他很悲哀。

    “说的也是。你是新娘子的父亲,你上司竟敢叫你在这种大喜之日来拍马屁?”古谕震冷笑的说,“你们的政治环境相当的奇特难懂,而我特别不喜欢陷入我不懂的状态之中,所以很抱歉了,郭直尉委员,你的要求我无法照办。”

    “就算我求你呢?”郭直尉突然用那苍老而精明的眼睛看着自己这个从来就不想承认的女儿。

    “求我?”秦蔓恩没想到父亲竟然会拉下老脸,说出这种字眼。

    但接着,她还是摇摇头,“抱歉!我的原则是照顾好孩子跟我先生,但这些从来就不包括他的事业。”

    郭直尉眯着眼看着她好半晌,才深深的叹口气,然后转身领着一群人离开。

    她望着父亲离去的背影,感觉似乎比几年前又苍老了许多。

    “你让我赞叹不已,亲爱的。”

    “嗯?”她不解的看着古谕震。

    “我以为你会继续找机会羞辱他。”

    秦蔓恩一耸肩,“算了!我觉得他比我悲哀多了,我有儿子,还有你,还有……这一个。”她抚着肚子,这里还有个小生命呢!“我已经比他幸福太多太多了,又何必欺负他呢?”

    “喔!说到这。”古谕震浓眉一皱,“我要跟你谈谈。”

    “又要在婚宴上谈?”

    “你反正要给我个答案。你这次到底是什么时候怀孕的?应该过了三个月安定期了吧?我不想再冲冷水澡了。”

    “哈哈!”新郎的话让新娘子再也忍不住笑弯了腰,“你记性不是很好吗?自己想想吧!”她边说又边走回主桌那里去陪阿嬷。

    但一想到他对她又怀孕的抗议,那实在是太好笑了。

    谁能想到,这样一个男人,竟然会这么爱孩子呢?

    【全书完】

    编注:

    欲知古谕飏与路晴莎之精采情事,请翻阅棉花糖647“豪门跷家计划系列”三之一《准老公就住隔壁?》。

    欲知古谕啸与方裳珞之精采情事,请翻阅棉花糖662“豪门跷家计划系列”三之二《准老公宅配到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