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丢掉重伤的心上人来找他,也是为了他们不同旁人的兄妹之情。

    他摸摸她的小脑袋:“灵儿,别哭呀,我们就要胜利了。”他说着,声音却哽噎了,“我知道,你伤心爹娘。但你知道吗,这胜利是属于整个国朝百姓的,总要有人牺牲。爹和娘早就做好了准备,大哥也是一样的。可胜利,就是胜利,是我们不要性命也要去追的。”

    柯灵抬起头,看着柯云,突然呜呜哭起来。

    柯云忙道:“灵儿,你怎么了?”

    柯灵又紧紧抱住他:“大哥,我想爹!想娘!”

    柯云顿时眼睛也湿了,他的泪水也滴下来,掉到她黑黑的头发上,“灵儿,大哥也想啊,”他声音颤抖起来,说不下去了,只是更紧地抱住了她。

    东方欲晓。

    光明就要到来的时刻,他更感受到亲情的可贵。或者,他真的再也见不到那个他尊从父母之命娶的妻子了,只愿她未来都好,她和他们的孩子,都一生平安吧。

    到了过道的尽头,却发现一扇石门半开,锦儿的心抖地掉了下去。

    她飞快地进到门里,不由啊的一声,那墙上的机关,显然已经被人搬过!

    锦儿心里突然道:“不好!”

    她惊得心都要跳出来。

    突然远处传来微弱的金属碰撞声,虽然微弱但却清晰。

    夜拾!!

    一定有人搬了机关去找柯云,现在夜拾已经先过去,他一定很危险。

    锦儿转身就跑。一边跑一边想着:“邵震威和表哥还没有来,显然他们约的时间还没有到,是有抢人先进来了!”

    听着另一个方向越来越近的兵器格斗的声音,锦儿一边拼命跑,一边着急,一边还心里断断续续想着:“你们……你们……你们这些男人……磨磨……磨磨蹭蹭……”

    她按照刚才那老犯人的提示,朝东一直跑,声音越来越清晰了。突然眼前出现一个大洞,上面一块青石板被推到一边。

    锦儿想都不想,蹭就跳了下去。

    然后她就被惊呆了。

    是甄受商!!

    锦儿当然知道她!进皇宫的时候,总能看到这位阴了吧叽的皇宫侍卫统领,也知道他功夫奇高,却是个八面玲珑,见利忘义的人。

    此刻,他手里拿着刀和夜拾战在一处,夜拾哪是他的对手。

    但甄受商却大意了。他显然拿到了监牢的钥匙,竟然在进来的时候将监舍门打开了。

    这时柯云挥舞镣铐冲上来和他战在一起。

    柯云本来是没有兵器的,但他戴着重铐,正好用来抵挡。

    但那铐实在太沉了,这些日子柯云一直戴着,身体都受到了严重损害。

    但他是个从不气馁的人,他坚持每天坚持利用这副镣铐练习武功,增强体力时间一长,竟然气力长了,能用重铐作为武器,虽然实在太重了,并不能完全得心应手。

    夜拾一下来就被甄受商一刀砍伤,好在甄受商先打开了牢门,甄受商第二刀还没砍下来,柯云已经冲上来,砸了他一铐。

    甄受商知道柯云的厉害,急忙专心对付柯云。柯灵趁机扶着夜拾躲到墙边,替他包伤。

    柯云早就和甄受商交过手,他心里有底,便一边用镣铐做武器,抵御甄受商,一边寻找机会能杀掉他。

    但毕竟不能得心应手,一时还只能处于防守中。

    柯云脑子转着,以眼前的情势,韦都并没有想杀他。这个甄受商出现得奇怪,他肯定是趁刑部防守空虚进来的,想伺机将自己杀死。

    甄受商本来就只是皇宫侍卫统领,如果是韦都想杀柯云,根本不需让甄动手,更不会用这种方式。柯云趁着靠近柯灵的机会,小声道:“甄受商后边另有势力,告诉关大哥!”

    柯灵多聪明,立刻明白了大哥的意思。她并不去给大哥帮忙,她知道她去帮了会更乱,这方面,她比锦儿姐姐还要机灵点。夜拾肩膀上被砍了一刀,柯灵替他包扎好,他又要冲上去帮助柯云,被柯灵拉住了。

    “你受了伤,去了也是添乱!”

    甄受商没想到柯云全身被制还有这么强的攻击力,他急得不行,一刀紧似一刀,可那铐是百炼精钢所铸,柯云抛起来,他刀一搪,刀刃竟然被迸出了两个缺口。他一惊之下,扔了刀又拔剑,却再也不敢碰柯云的铐,只想伺机一剑洞穿柯云的喉咙。

    但柯云原本就是使剑的,而且少年就以剑闻名,剑法名动天下,甄受商哪那么容易刺得到他。但铐实在太重了,柯云抛得也越来越费力。

    柯灵一看甄受商刀落在地上,迅速拾了起来,她想好了。只要甄受商一占上风,她就过去戳他一下。

    就在这最紧张的时刻,突然又扑通掉下一个人。

    锦儿落到地上,几乎没有缓冲一刀就袭向甄受商,柯云叫了一声:“别杀他!”

    锦儿一怔,只见甄受商已经一口血喷出来,他眼睛凸出,人往前倒,头仍然挣扎着转向柯云。

    他被锦儿从后背到前胸捅穿了!

    血从他胸口流了出来,他阴恻恻地道:“你猜出来了?”

    柯云拖着重铐,扑到他面前,伸手抓住他胸前衣襟:“你背后是谁?”

    甄受商看着柯云的眼睛渐渐无神,嘴角竟然露出恐怖的笑意:“你猜……”

    他的身子随即瘫软下去,柯云松了手。

    甄受商咕咚一声倒在地上,死去了。

    锦儿啊了一声:“我……”

    柯云急忙摆手:“别管他,你们两个赶紧走,太危险!”

    锦儿急道:“我们一起啊!我来就是救你啊!”

    柯云淡淡笑了一下:“谢谢你,我走不快……”

    他话音未落,突然外面传来一阵斗杀声,一个人如风般扑进来。

    他扑到柯云面前才停下,大呼一口气道:“奶奶的,老子第一次落到一个女人后面!”

    锦儿看着瞧笑天:“是锦儿打乱了你们的计划,我们赶紧带少将军走吧!”

    紧接着,邵震威和肖纵都进来了。邵震威急道:“赶紧走,霍于飞知道了消息,正在回军的路上,已经到了城门,晚一刻便不行了!”

    他话音刚落,外面已经是马蹄纷飞,号角连天,还有呼喊声:“将刑部全部围住!一个虫子也不许飞出去!”

    随即人喊马嘶,显然不知多少人马已经将刑部围了个水泄不通。

    随即一个将官仍然沉稳的声音:“不要慌张,先围住,不许动作!”

    只听马蹄声仍然整齐有素,显然这将官是极其有经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