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已经是亥时,月色掩映着一片沉寂,投下几个单薄的身影。

    待到落尘回到随雅居时,傅明轩几人已经是等候多时了。

    看着落尘怀里昏迷不醒的傅玖宁,傅明轩站起身,面带焦急的道:“这是怎得了,不过是解毒而已,小九怎会昏了过去。”

    “救治洛城主时,灵力和精神力消耗过度。她一时体力不支,晕了过去。”

    “无事就好,那让我送她回房吧。”

    傅明轩已经是伸出了一双手想要将傅玖宁接过去,只是还未触及她的衣角。落尘已经是转身进了屋内,只留下一句充满了占有欲的话。

    “此事我来就好。”

    这简直就是**裸的宣示主权呐!

    夏鸿宇知道他对那丫头上心的紧,只是没想到这货连傅玖宁的娘家哥哥都防着。

    傅明轩武功不弱,在某些方面甚至是拔尖的存在。

    按理说刚才他有十足的把握能够将傅玖宁从落尘怀里接过来,可真是见了鬼了,他不但没有接过人,更是连人的衣角都没有碰到。

    夏鸿宇见他郁闷,解释道:“傅老兄,你别同那男人一般见识。方才为了自家的小媳妇,他可是连火瞬都用上了。老兄你头一次见当然没有反应过来,这事不丢人,不丢人。”

    说完,他还拍了拍傅明轩的肩膀示意他放宽心。

    本来不觉得丢人的熠王在他这么赤果果的言语下,面子上稍微有些挂不住了。

    “本王真是没想到,夜王竟也有如此的一面,当真让本王刮目相看。”

    此时坐在一旁的还有另外两个人,洛雅曼以及一个护卫打扮的男子。

    男子带着暗卫专属的面具,看不清楚样貌。单就身形来看,应该是个年轻的男子。

    面对着几人的嬉闹,男子显然有些不明所以。不清楚眼前到底发生了什么,说实话,半个时辰前的一幕,更让他摸不着头脑。就在他想要张口询问的时候,落尘已经回到了厅内。

    “诸位,洛城主那边已经解决了。”

    “洛小公子那边情况如何。”

    傅明轩道:“洛小公子那边事情进展的很顺利,瑞王和洛小姐已经成功地压制了他体内的元素之力。并且没有人受伤。”

    “嗯。”

    落尘淡淡地应了一句,算是了解了情况。

    只是傅明轩还没有说完。

    “除此之外,我们还有了更大的进展。”

    “哦~~~,说来听听。”

    此时除了落尘以外,众人的眼光都看向了距离主位最远的暗卫模样打扮的人。

    男子缓缓地摘下了面具,露出一张年轻的脸。眼角的泪痣让他看起来多了几分柔情,只是那坚毅的眼神却显得他愈发的俊朗了。

    落尘勾唇,已经明白了事情的大概。

    没想到在这关键时刻,洛城的嫡亲大少爷居然冒着危险又回到了城主府。

    “洛少爷回来的当真是时候。”

    “只是既已身在洛府,为何不早早现身。”落尘清淡的语气传来,似是在说一件平常不过的事情,只是那慑人的压迫感却是让洛霖修有些喘不过气来。

    “霖修不过是一个罪人,只怕贸然现身会显得有些唐突。更何况雅儿已经长大了,可以照顾自己了。”

    洛霖修说完,宠溺的看向洛雅曼。

    “哥哥”,洛雅曼自见到他起,心里的委屈就都爆发了出来,只是碍于眼前有旁人在,所以一直忍着。现在听到洛霖修如此说,她一时情难自已,扑到了洛霖修怀里。“雅儿好想你,这些日子我过得一点都不开心。”

    “让你受苦了。”洛霖修抚摸着她的长发,眼里尽是温柔。

    “咳咳。”一直都插不上话的某王爷,咳嗽两声。吸引了众人的注意。

    傅明轩嫌弃的瞥了他一眼,道:“有话就说,磨磨唧唧装什么。”

    “哎呀,傅兄。我这不是看他们兄妹相遇,正是兴头上不好打扰嘛。”夏鸿宇骚气的用扇子扇了两下,笑嘻嘻地说道。

    “明轩兄,我们无碍的。”此时洛霖修已经是坐正了身子,他看向夏鸿宇道:“公子有事不妨直说,霖修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他是想问你为何如此巧合地出现在洛霖源的住处,又为何如此巧的发生在今晚。”落尘抢先一步问了出来,顺带挑衅的看了夏鸿宇一眼。

    让这家伙在背后说自己坏话,这就是报应。

    夏鸿宇看到他挑衅的目光,一肚子的话只能憋着,别提心里有多不爽了。

    这个死傲娇,最好别让他逮到把柄。

    要不是自己打不过,早就上去干架了。

    打不过啊,打不过。

    眼见着无处发泄,他只好将面前的茶咕咚咕咚的一饮而尽,借此来发泄自己的不满。

    “其实,我和雅儿是双生子。”

    “这我们知道。”

    洛霖修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的几人,看来应该是洛雅曼告诉他们得了。这几人究竟是什么人,竟能让自己的妹妹如此信任。

    不过傅明轩是他信的过的,所以这几人应当也是信得过的吧。

    “我于十日前潜入府内,是想着最后再见父亲和雅儿一面。只是那日在雅儿的房外,我见到了不属于洛城的男子。随后便听说雅儿要成亲了。”

    “雅儿是我的亲妹妹,我们一母同胞。我就想着亲眼见她穿上喜服的样子在离开,也算是了却了我的一桩心愿。不过。昨日傍晚,我体内的灵力好似不受控一般在体内肆虐着,足足过了有一刻钟才停下来。我就想着是不是雅儿出事了,奈何这几天她的房门口都有人把守,我无法见到她。今日我曾看到这位公子出入过霖源的住处,见他是外来者,我担心有人对霖源不利,所以今夜一直守在霖源的房门外。之后的事情,想必各位也都清楚了。”

    洛霖修同洛雅曼是双生子,在某些情况下会触发同感的情况,也就是所谓的感同身受,至于他口中的外来男子,自然是夏鸿宇。

    今日他闲得慌,非得要先去洛霖源那里探探虚实,没想到这一探竟是将洛霖修给探出来了。

    也算是阴差阳错之中的歪打正着吧。

    洛霖修看向傅明轩道:“明轩兄,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只是这几位?”

    傅明轩知道他此时还不了解状况,便将这几日他们是如何来到洛城,又发生了什么一一告知与他。就连几人的身份也都没有隐瞒。

    洛霖修听完,站起身朝几人做了个揖,道:“感谢两位王爷对洛城的大恩。此情霖修记在心里了。除了政策方面,生活中他日若有什么需要的地方,霖修一定鼎力相助。”

    看着眼前一脸真诚的洛霖修,夏鸿宇觉得算作是捡了个大便宜。

    这洛城的事还不是傅玖宁那丫头非要管的,没想到这洛霖修还挺上道,卖了他们这么一个可大可小的人情。看来洛城这一趟也不算是白来。

    这洛城可是一片繁华之地,洛城府最不缺的就是宝贝,要是临走之际能顺走几件珍稀之宝带回去,他也算是圆满了。

    “好说好说。”

    落尘见事情已经解决,懒得再同他们闹下去。

    “我先回房了,诸位请自便。”

    说完利落地起身,然后不要脸的朝着傅玖宁的住处走了过去。

    屋内的少女睡得很香甜,落尘搭脉探了探她的脉搏,感知到她体内平稳的灵力波动之后,这才将她的一节皓腕放回到了被子里。

    轻轻的在她的额前落下一吻,转身离开。

    夜已经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