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灵湖镇的悬浮舰上,灵猫苏夏因为太虚弱,而渐渐陷入昏迷的状态。

    迷糊之中,他聆听到了叶语素的自言自语。

    “哟,小家伙你还是只母猫呢,那,就给你取名‘朵朵’吧。朵朵,坚持一下,很快就到灵湖镇了哦。那里,有一位拥有极强治愈能力的漂亮大姐姐,她一定可以治疗好你呢。”

    苏夏听到叶语素的话,也感觉到叶语素在扒拉它的猫腿,也感觉到很是羞|耻,却也无能为力。

    看吧,反正我也不损失啥。

    很快,它便感受到一股清冷的魂气能量流淌而来,经过它的四肢百骸,让原本已经残废的四肢,渐渐生出了一些触感。

    ……

    治疗的时间,用了三天。

    三天的时间,在因果尘缘镜的‘加速’状态下,外界的环境只是‘恍惚’了一下,就流逝了。

    尽管那种体会不强,可苏夏却很清楚的知道,时间流逝了整整三天。

    三天之后,它的伤势完全恢复,并被冷曦以一种特别的‘手段’清洗了一番,一身毛发,黝黑如绸缎,在夜晚的灯光下,熠熠闪光。

    “好漂亮的小黑猫呀,素素,要不明天再离开吧,今晚我们再好好聊聊?”

    冷曦抚|摸着黑猫朵朵的头,有些不舍的开口。

    “不了,已经耽搁三天,不能再耽搁了。建淞那边说,冥罗镇有些异常,你们这边离着那边不远,我准备去看看。白天也发现不了异常,这会快到午夜,时间刚好。”

    叶语素回应道。

    “那边的诡秘事件,隔三差五就发生,不算太平,你小心些。”

    冷曦略微迟疑,随即开口道。

    叶语素闻言,莞尔一笑,道:“其实,冥罗镇相对而言还是非常安全的,毕竟那些诡秘事件,并没有出现什么大的伤亡。不然,建淞也不会让我去调查。好了冷曦姐,我走了。这几天,辛苦你了。”

    冷曦摇头道:“咱们,就别客气了。你有空了,记得过来玩,伟伟和萱萱,都很喜欢你。”

    叶语素‘嗯嗯’的答应着,然后接手抱过黑猫朵朵,随后来到了灵湖镇的悬浮舰站点灵湖站北站。

    来到灵湖北站的时候,时间已经快到晚上十一点了。

    叶语素看了看腕表,随即便一边撸猫一边等着悬浮舰的到来。

    苏夏心中有些不安——半夜前往冥罗镇,真的好吗?

    妖魔鬼怪啥的我倒是不怕,就是,我存档怕是不够用啊!

    可惜,它无法正常的和叶语素交流,也不能随意动用御魂者的能力,不然它自己反而会被当成是感染了‘魂毒’而被叶语素反手镇压。

    别看叶语素撸猫很有爱心,一旦发现它被感染,恐怕下手也会毫不留情——一招毙命!

    ……

    末班的悬浮舰,在十余分钟之后到来,叶语素带着灵猫上了悬浮舰。

    悬浮舰上,陆续有乘客上下。

    苏夏一直有留意悬浮舰上的乘客,倒是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剧情,似乎也没有出现什么差错。

    很快,悬浮舰来到了伽罗镇城站,到了这个站点后,悬浮舰上,没有乘客上下,整个站点,静悄悄的。

    苏夏隐约觉得有些不对劲,天地间,仿佛多了一股股阴冷的气息。

    它尝试着看向四周,但是悬浮舰中有很明亮的灯光,以至于,他看到的世界,还是有一层朦胧的幻影,并不很清晰。

    即便如此,它依然确定,并没有什么异常。

    叶语素一直在撸猫,苏夏也没有反抗——关键是,它也反抗不了,反而还觉得挺舒服的。

    悬浮舰继续飞行之后,又来到了下一站。

    “乘客朋友们,悬浮舰已经到站‘冥府站’,请号码为13、18、39、71和114号的乘客朋友们下舰,祝您旅途愉快。”

    忽然间,悬浮舰中,一个无比阴冷、诡异的沙哑声音传来。

    那声音,仿佛隐含着一种‘电锯砍树’的撕裂声,莫名的,便令人毛骨悚然。

    苏夏抬头,目光四顾,却发现,13、18、39、71和114号这五个位置,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甚至,这些位置临近的位置,也同样什么都没有。

    同时,这声音,现场那些乘客们,似乎也根本听不到。

    苏夏看向叶语素,叶语素依然无动于衷,同样像是没听到一般。

    “哗啦——”

    忽然,悬浮舰的舱门打开,依稀有五道虚影飘了下去。

    苏夏透过舱门,忽然看到了外面远处有一座倾斜向远方的巨大阶梯,以及阶梯上方如天空之城般的巨大祭坛。

    祭坛上,仿佛有一对男女,浑身染血的在那里嘤嘤哭泣着。

    那声音悠远而梦幻,却又带着一丝熟悉之意。

    苏夏心中一凛——那是……安沐笙和宁紫萱?

    它想着的时候,舱门关闭,它的视野也因此而被强行切断。

    而那呜呜咽咽、令人闻之伤心断肠的哭声,也忽然之间消散了。

    悬浮舰舱中,恢复了平静,仿佛一切,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

    没有任何人察觉到异常。

    苏夏心中不安,它总觉得,它应该做些什么,不能就这样的坐以待毙!

    显然,这次的‘冥罗镇’,去不得!

    或者说,不能大晚上的前往那里。

    但,该怎么阻止叶语素?

    苏夏不时目光四顾,到处观看,想找到一些蛛丝马迹,来加强自己对于未来走向的判断。

    “朵朵,跟着姐姐,不用害怕的。没有人再能欺负你了呢。”

    似乎隐约察觉到了‘朵朵’的不安,以为是陌生环境给小猫咪朵朵带来的‘恐惧’,叶语素柔声呵护道。

    随即,她还将‘朵朵’抱到了怀中,以脸颊与它的脸颊贴在一起,好一番安慰。

    苏夏颇为无语。

    不多久,悬浮舰的速度变得缓慢了下来。

    便在那一刻,悬浮舰再次停了下来。

    这次,悬浮舰中所有的乘客,都显出了异常之色。

    “乘客朋友们,悬浮舰已经到达‘如月站’,有需要下舰的乘客朋友们,可以提前下舰,祝您旅途愉快。”

    沙沙哑哑、阴森诡异的声音传出,让现场的乘客们,全部露出了惊疑不定之色。

    但,却没有乘客下舰。

    因为,舰门打开之后,外面,似乎是一片荒野。

    荒野远方,亮着两盏血红色的灯笼,看起来非常的恐怖,诡异。

    叶语素这时候也浑身绷紧了起来,苏夏能感觉到,她的呼吸,明显都凝滞、低沉了几分。

    “踏踏——”

    “踏踏——”

    忽然,有脚步声清晰的传来。

    接着,三名少女,结伴而行,从悬浮舰的舱门走了进来。

    她们的穿着很是时髦,似乎完全超越了当前的时代。

    苏夏一直留意着悬浮舰的动静,此时看到这三名少女之后,不由一呆,随即,眼瞳猛的一缩!

    “冯丽谷,林芊芊,赵如月!”

    苏夏瞬间认出了三人身份,浑身猫毛立刻倒竖了起来。

    同时,一股刺骨的寒意直透脊背,它浑身一片冰冷!

    这一幕,让现场绷紧的乘客们,反而都松了口气,毕竟,这里还有‘正常人’上来嘛。

    可,苏夏非但没有松懈,反而精神完全绷紧了。

    正常来说——冯丽谷、林芊芊和赵如月三人,在四年前年龄应该相对较小一些。

    可,苏夏见到的三人,明显是四年之后、她们死亡之前的模样!

    三人披上了她们原本美丽的脸皮,而在脸皮之下,却是死亡之前的那种恐怖、狰狞的模样。

    其中,冯丽谷和林芊芊,面容惨烈、残缺不堪,扭曲而痛苦,双眼染血,眼神空洞而麻木!

    而那赵如月……苏夏看过去的时候,她却朝着苏夏露出无比诡异的笑。

    “这……这地方不能待!”

    苏夏收回目光,喉咙发出‘呜呜’的如同‘呼麦’般的声音。

    同时,它尝试着去拉叶语素的手,然后‘喵喵’的喊了两声。

    “朵朵,不用怕,这悬浮舰,可能是来到了一个新开辟的站点吧,我们很快就到了。”

    叶语素抚|摸着黑猫的头。

    “喵喵喵——”

    苏夏焦虑的喊着。

    “呦——”

    忽然,赵如月的脸,陡然前倾,瞬间放大,如一面投影屏直接凝实,猛的出现在苏夏、叶语素的眼前。

    “啊——”

    这无比突然的一下,莫说是苏夏,便是叶语素,也已经感应到了,被吓得一声尖叫。

    便在此时,苏夏的视野猛的一黑。

    【因果尘缘镜:魂域入侵,叶语素死了,你死了。】

    【因果尘缘镜:已经自动存档‘如月站’,剩余存档次数13。请选择重新开局;或选择存档,继续剧情1.初始——街边小巷;2.如月站。】

    回到因果尘缘镜的特殊混沌空间,苏夏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严格说来,他的胆量其实极大,毕竟他连续数年噩梦,历经过多次的死亡熏陶,心性绝非是一般人能比的。

    可,那赵如月的举动,依然将他吓得不轻。

    这就像是曾经在地球上别人的恶作剧——在看视频的时候,忽然一只鬼脸猛的跳出来,对着屏幕发出惨叫一样。

    这种在聚精会神的情况下,突然出现的惊吓,真的是很要命!

    更遑论,苏夏能判断出,赵如月的实力,恐怕至少是二阶凶魂的强度,也就是说,拥有两层凶魂魂域的能力!

    这样的存在,是非常强大可怕的!

    别说现在的叶语素打不过,便是四年之后的安沐笙,没准备的情况下,也绝对会被秒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