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绝大部分能力者都和眼前这些保卫陆星宇的士兵一样,很难突破10级的门槛,只能成为一些重要人士的保镖或者军队的教官。

    能力者也很难成为部队的主力,低级能力者根本就不可能对战争起到什么有效的作用,高级能力者……连低级能力者都没多少的时代,高级能力者能有多少?!国家供起来都来不及,还让他们上战场?

    要真强迫他们上战场,估计除了军队的能力者,其他人都会瞬间消失,在战争结束时再回来!那个时候国家也对他们没什么办法,还是要养着供着!

    无论是哪个国家,能力者这种丧失最基本公平性的事情,根本就不可能公开,只能找一些人专门去民间寻找,能找到最好,找不到也没事。

    但是,如果陆星宇拥有可以聚集元素的能力,不说其他,单单是低级能力者的数量便可以不知道翻了几倍,或许真有可能出现历史上第一支能力者军队!

    “你所属哪个军部?你直属上司知道你的能力吗?”段南燕也不再管田宵,直接向着陆星宇走去,看她怒气冲冲的样子如果陆星宇不回答她的问题,便会用武力强行询问出来。

    她想当然的认为陆星宇是华夏参加选拔赛的队员,能够参加选拔赛的,除了军部的就是几个能力者家族。既然是田宵带来的,在她眼里,那就应该是军部的人。

    虽然田宵是带队的,但他直属中央总部。如果陆星宇是总部的人,肯定不需要带出来,直接从总部过去便好,不需要和他们汇合。

    甚至在她心中都冒出,田宵是不是为了要让陆星宇归于中央才故意隐瞒陆星宇的身份。

    在军队中,也有些人在参加一些任务时,并不是喜欢穿着军服,喜欢穿私装。段南燕对这种行为最为鄙视,她是军旅家庭出身,军人在她眼中是至高无上的,军服是她心中最美的衣服。

    但是段南燕没走两步便停下了,不是她不想在向前走,而是她无法再向前走。她身前的元素居然全部在抗拒着她,让她根本就没办法迈出一步。

    “他吗?他是我的人,你不需要知道他是谁!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从座位中站起来的所长看都没看段南燕,专注着玩着手中的游戏。

    “你谁啊?闪开!”段南燕秀指前挥,一道气剑从段南燕手中挥出,借助气剑冲破元素的气劲,身体继续向前走去。

    所长的外表让段南燕以为他也只是一个普通的能力者,虽然莫名的感到压力,本能感觉眼前这个挡在自己面前的人有很强的威胁感!但是对自己的能力的自信与陆星宇展现出来的价值,让她根本就没想过听所长的话。

    气剑向着所长手中的手机划去,伤害并不大,充其量就是起到了警告的作用。

    但是气剑像刚才刘航发出的光元素一样,在所长手机前直接分解成了最基本的元素,回归世界。

    所长这次才抬起头,不屑的看了一眼段南燕。

    向前走着的段南燕猛然停下,全身的细胞突然脱离了自己的控制,身体中的能量完全被禁锢了,无论她怎么努力,也没有一丝能量会听从她大脑发出的命令,身体就这样维持着向前走的姿势,僵在了那里。

    “哼,只不过才29级而已。”所长说完,转身看向陆星宇。“把你刚才的能量再展开一次。”

    陆星宇不知所以的看着所长,但还是将能量气旋展开。空气中的元素开始以陆星宇为圆点,开始缓慢旋转。但是速度不知道为什么并没有像刚才刘航说的那么快,并且因为能量开始有规律的旋转,其实并不能很好地被其他人所吸收。

    “懂了?这并不是什么太有用的能力,只不过是因为他体内的能量气旋可以在使用后可以将周边的元素拉近而已,虽然确实有增加修炼速度的作用,但是你们不会把这种能力想成什么太强的增幅了吧?田中尉,还不赶快让这位我不知道叫什么的军官坐回去?”所长边说话,边坐在旁边的座椅上,注意力一直没从手机屏幕上离开。

    所长说完这句话,段南燕也闷哼了一声,嘴角留下了一丝鲜血向后退了两步,看来身体恢复了正常行动的能力。

    “好了,南燕,这都是一场误会。”田宵拉了拉段南燕,在她耳边悄声说了两句,看样子两个人关系好像很不一般。

    刚才如果段南燕不出手,田萧也会出手,毕竟刘航刚才描述的陆星宇能力,实在是太强大了。如果陆星宇真有刘航说的那种能力,他就算是冒着和所长翻脸的风险,也要争取将陆星宇带回中央总部!幸好,并不像刘航说的那样,让他也松了口气。

    段南燕猛地甩开田宵拉着的胳膊,瞪了他一样。畏惧的看了所长一眼,便向着刚才自己坐着的座椅走去。走到刘航身边时,狠狠地瞪了刘航一眼,什么也没说,继续坐下开始冥想。

    其他的守卫人员看陆星宇的能力其实并没有他们想的这么好,也就没再多说什么,都回去做自己的事了。

    陆星宇刚坐下,手机上便传出一条信息:记住,以后无论什么时候都别把自己的能力暴露出来,我能帮你一次,不代表能帮你永久!懂吗?

    在陆星宇刚刚看完这条信息,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信息直接就在手机上闪了一下,便删除了。

    玖伊坐在陆星宇身边,悄悄地掐了他一下。她是唯一一个感受过陆星宇能量漩涡的,所以当然可以明显感觉到刚才陆星宇放出的能量漩涡有问题,但是真让她说,她还说不出来有什么不同。不过她挺开心的,最起码这样陆星宇就不会被军方找上麻烦了。

    闹剧就这样收场了,整个车厢也因为这场闹剧,一直到了终点站,都没有人再主动出声说话,都在默默的冥想中。

    “这都终点站了,我们不用下车吗?”所长听着车内的广播,伸了个懒腰,率先起来打破了车厢内的寂静。

    “不用,一会会有人自动来接我们。”田宵并不担心什么,胸有成足的说道。

    过了半响,等到普通客人全部下车后,动车又开始移动。移动了几分钟后,再次停止。田宵这才站起,示意几位可以下车了。

    陆星宇透过窗户向外看去,周边都是一些其他的动车和一些普通的火车,看来是车站用来停放与检修的地方。

    几人跟着田宵,从车上下来。三辆绿皮越野车已经停在了轨道不远处,看田宵从动车上下来,越野车旁的军人迅速的向着田宵的方向行了个军礼。

    田宵叮嘱了一下所长几句,便直接登上了最前方的越野车。所长也没多说什么,带着陆星宇和玖伊直接坐上了第二台。

    段南燕虽然有些烦躁,但也没多说,带着刘航和其他两人,直接坐上了最后一辆。

    越野车不知道又走了多长时间,陆星宇只知道,自己已经将手机玩到没电,也没有停车的感觉。

    越野车上除了前方的窗户外,其余的都被封住了。前方的玻璃也因为紧跟前面的越野,根本就看不清周边有什么,看样子是不希望自己等人知道到底是去什么地方。

    陆星宇也试着用能量透过车壳,去观察外面,但发现元素在接近车壳时便脱离了自己的控制。看来军方的保密程度确实做得还算不错。

    路上并不平稳,从车的颠簸程度上来看,应该走的是那种乡下泥泞的小路。

    昏昏沉沉之际,陆星宇快要睡着的时候,车的速度忽然慢慢的减缓了。一直沉默无语的司机突然对着旁边玩游戏的所长说,他们已经到了目的地。

    所长点了点头,第一次将手机收回了口袋。陆星宇这个时候很想知道,所长的手机为什么电这么多!玩了一天,居然一点没电的迹象都没有,而且他居然都没有用过充电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