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咔嚓”,一声瓷器破碎的声音传出,随后黑色的巨石四分五裂。紧接着一杆红色的长枪飞出。

    “红羽胜!”

    宽阔的黑色方石台上,站着一个浑身如焰的女子,此刻手中正拿着一条紫色长鞭,显然是一种战技。

    石台另一边,一个男子正躺在那里,晕了过去。

    声音是从离石台不远处的一个看台上传来的。在石台周围,有一圈圆环状的看台,看台呈阶梯状,每一层看台都人满为患。

    随着声音的落下,看台上爆发出了数阵呼喝声,其中有男声也有女声。当然,也有一些人垂头丧气,一言不发。

    “红羽姐果然厉害,那赵谦果然不是对手”,看台上,一名脸上长了几颗青春痘少女对着身边的另一名女孩道。

    “是啊,当初与我们一同来到这里,现在竟然已经是三重气转境巅峰的强者了”另一名少女点点头。

    “对了,青屏妹妹怎么没来?她可是我们青院难得一见的天才啊,有她在恐怕场上没有人是她的对手吧。”

    “那可说不定,据说这次大比,不仅仅是我们新生,就连一部分老生也参加了,其中有一位甚至已经半步踏入了六重气转境”,青春痘少女神秘兮兮道。

    “什么,那这次大比岂不是……”

    “放心吧,只有五名老生参加了而已”

    虽然说是这样说,但是毫无疑问的,五名老生恐怕全部都会进入前三十名,这样一来,六分之一的名额就被老生占据了。

    这时,人群后方突然传来一阵喧哗声,两名少女扭头看去,“咦,那不是……青屏妹妹吗?”

    “那个少年是谁?难道是那个青屏妹妹苦思冥想的靳天?”

    “不对,我当初见过靳天,不是那个样子。不过那个少年肩上那只小狐狸好可爱啊”

    无数道目光此刻都集中到了青屏身上,站在一旁的靳天自然也受到了光顾,不过比起他来,肩上的那小白狐显然更吸睛。

    小白狐此刻也坐立起来,似乎很享受此刻众人对它的注视。“没想到连你也这么虚荣”,靳天看着小白狐笑道。

    小白狐抖了抖耳朵,撇了靳天一眼,继续享受着众人的目光,很是受用。

    “看来青屏在青院内挺受欢迎啊”,靳天感受到周围传来的炽热目光,笑着对青屏道。

    “你傻啊,这些都是你的潜在情敌”,悠悠在一旁以一种看白痴的眼光看靳天。

    青屏抿嘴一笑,“我们还是找个地方坐吧”,悠悠撇了撇嘴,看向了石台。

    “小子,来这边”,靳天顺着声音寻去,只见罗霍正在最前排向他摆着手,“老爷爷”,靳天眼睛一亮,随即领着二人来到罗霍身边。

    青屏见状,正欲行礼,别人不知道,她可知道眼前的奇怪老头就是那位罗霍导师。

    罗霍摆摆手,若有所思的看了青屏一眼,瞥了站在身旁的悠悠一眼后,随即笑着看向了靳天,“哈哈,你小子竟然也来凑热闹,是冲着战技阁来的吧”

    “啊,老爷爷,不……”

    靳天正欲解释,但话没说完就被老人打断,“哈哈,放心吧,这点小事我老头还是可以帮你的”

    “老……”

    不待靳天说话,就一把抓住靳天向着正对面的一列特别的坐席走去。

    “洛冰,那好像是你的学员吧?”在那列坐席最中央,一个白须白发的老者看着对面喧闹人群道,

    “咦,连那家伙也来了,那小子是谁?”随后老者看到对方竟然在向自己走来,眉头一皱,“这家伙这么长时间不出现,这次突然出现,是有事要找我吧”

    正当老者暗自思慕时,罗霍已经领着靳天来到了老者面前。“哈哈,院长老头,好久不见,洛冰小妮子,最近怎么样?”

    洛冰微笑,对着罗霍行了一礼。

    “哼,别把我叫的那么老,你这老头不也一样。”那老者显然对于罗霍的称呼很不满意,撇撇嘴道。

    “嘿嘿”罗霍胡子翘起,有些不怀好意的笑了笑,“我这不是来给你捧场来了吗”。

    老者眼角一瞥,显然不相信罗霍的鬼话。

    “不过也有一个小小的事情需要你帮忙”罗霍紧接着说道。

    老者没好气的哼了一声,“什么事?”

    罗霍随即凑近老者,叽里咕噜的不知说着什么,说话间还不时的看一眼靳天。

    不多时,二人分开,坐席上的老者随后看向了靳天。

    靳天也感受到了老者的目光,随即向着老者看去,当靳天的眼睛与老者对视时,一阵威压突然向他袭来。

    并非压力,而是威压,来自上位者的威压,犹如食草动物问道食肉动物的气息就会战栗一般,这是来自等级上的压制。

    靳天不知老者为何会这样做,只得下意识的抵抗,随着老者的威压临近,一阵强烈的威胁感,在心底油然而生。

    威胁感越来越强烈,靳天感觉到,在自己的面前正有一把无形的尖刀,缓缓地刺向自己的心脏,被这把尖刀刺中,自己一定会死。

    尖刀离心脏越来越近。

    十数息过后,尖刀已经来到了皮肤表面。紧接着,体表突然传来一阵刺痛,“不好,这是真的!”

    靳天内心大骇,呼吸不禁变得紊乱起来。随即玄气涌动,四重气转境的气息爆发,想要将那把无形的尖刀逼出体外。

    可是尖刀只是微微一颤,速度并未因此减缓半分。

    随着刀尖离自己的心脏越来越近,靳天额头上豆大的汗珠滚落,还不住手吗,究竟为什么要这样对待自己。想到这里,心中一丝怨气涌上,眼眸微微闪动了一下,气息渐渐变得冰冷起来。

365bet真人投注    无形的尖刀仍在继续深入着靳天的肉体,这个时候离心脏不过一寸之余。靳天感受到心脏处的痛感,终于不再忍耐,一股怨气直冲脑门,对着前方坐席上的老头大吼道,“你这狗屁院长!欺人太甚!!”,想要我死,那你也别想好过!靳天整个人忽然间变得冰冷起来,杀气倾泻而出,在这股气息的影响下,周围的空气都变得有些凝滞起来。

    老者感受到靳天突然改变的气息后,平静的面庞上,眉毛不可察的微微一翘。

    “青屏,快看,靳天在干嘛?为什么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悠悠看着对面有些疑惑道。

    “那是”青屏也看向了靳天方向,随即一惊,“不好!那是院长的摄魂石”